昙皞

CRIMINAL MINDS 好吃叔中心 AllReid
HP 斯内普中心 LMSS ADHP
MERLIN 亚梅
漫威MCU 锤基 Loki中心
全职 喻黄 韩文清 王杰希 叶修
Tom Hiddleston
“你就是懒”
“无悔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劳驾请勿转载文章

【CE生贺】Lethe(忘川)

我桃生日快乐!!35岁啦!!一直爱你❤

预言梦paro|有点流水账的男神x你|也许算轮回?
生贺必须HE[握拳]
数字有意义但意义不大,结尾好仓促啊,脑洞开太大收不回来了……
其实就是各种秀男友力秀身材秀颜值!
看我真诚的眼神(∴◕오◕∴)


——————————————————————


那些韶华里,有此间鲜衣怒马的少年。

“亿万年光阴里,我只等你一次回眸。”
“然后看着你的眼睛,对你说,生日快乐。”

025.613
他站在两米高的镜子前,一颗颗扣上胸前墨绿色军装的纽扣。铜制的口子在暖风和日光下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那抹光也同样出现在他的眼眸里。
他背上枪,弯下身子在小腿间插上一支手枪和一把匕首,把圆形的盾架在身后,紧了紧腰带,束起健硕的腰身,露出倒三角匀称的线条。转向你的那一刻,他眼中军人的冷厉和坚毅如冰雪消融般褪去。他大步来到你面前,手指挑起你的下巴让你抬起头,在你唇上印下一吻。
你记得两天前,你哭着哀求他留下,他却毅然决然地拿起枪。
“如果我不能为国战死疆场,那还不如现在就让我死掉。”
你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战士最简单却最坚定的尊严,你含着泪点头。
你看到两天后,他浑身浴血,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被敌人的刺刀从背后穿膛而过。
你想起他的那个吻,毫不留恋,充满了必死的决心。你想起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没有回头。
你从梦中惊醒,没有擦去额头上淌落的汗水,因为这跟装作从来没有做过这个梦一样徒劳。这是事实,你知道。
所以你没有哭。
但你难过的是,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你只能低下头,以极微弱的声音说,生日快乐。
传讯兵送来了讣告。

037.612
四周是最朴素的白墙,阳光照进来,尘埃清晰地现出影子。床边摆着一盆芦荟,窗明几净,不染尘埃。
他躺在床上,呼吸平缓,睫毛安安静静地覆着他的双眼,丰润的唇稍有些苍白,鼻梁高挺,眼窝深陷。
你守在他的床前,一夜过后,你把左手当枕,右手紧紧攥着他的一根手指,蜷在他身边。
冰冷的医用器械一刻不停地测量着他每一秒的身体数据,无声无息,你却时刻觉得身边像是持续不断地传来电流声,如攫住心脏。
他睁开眼,垂着眼眸看你的睡颜。你毫无反应,良久他费力地凑过来,在你额头上印下一吻。你略有不安的动了动,没有睁开眼,眼角却有透明的东西滚落。
时间一分分流逝,某一个瞬间,一台机器发出刺耳的长鸣,那条一直在波动的曲线,骤然止息。
你终于睁开眼,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坐起也没有吵醒安睡的他。
病房里一片寂静,那条代表着心脏跳动的曲线还在波动,他的手还带着温度,被你攥在手心里,天还是黑的。
你轻轻把头倚在他的手臂间,秒针悄然越过零点。
新的一天,你低声道一句,生日快乐。
医生匆忙赶来,白布蒙过他的头。

023.613
他倚在一棵榕树下,手里拎着一罐冒着冷气的可乐,不时仰头灌下一口,喉结上下滚动,透出阳刚的年轻的味道。
路过的年轻姑娘纷纷往这边望,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目光却专注地望向不远处校园那扇大铁门。他又看了看表。
你坐在教室里,撑着下巴听最后一节课。历史课,秃顶的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低沉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语速,配上极度无聊的内容,你昏昏欲睡。
下课铃打响,你迅速收拾好东西飞奔下楼。你可以在脑海中轻而易举地勾勒出榕树旁那人的身影,脚步透着迫不及待。
你迈出校门口,他便立刻在茫茫人群中锁定了你的身影,遥遥勾出一个动人心魄的笑,随手把空的可乐罐往身后垃圾桶一丢,穿过车流和人海向你走来。
你们在校园门口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结束后他照例亲了亲你的脸颊。你曾问过他原因,他说他想让你们之间的感情无关情欲,仅是最纯粹的濡慕和宠爱。
你说了些什么,他极为配合地大笑,右手捂住了左胸,正如他一贯所做的那样。
你把手伸进他宽大的运动衣下摆,从胸肌到腹肌摸了个遍,手指勾勒出健硕的肌肉线条,最后恋恋不舍地在腰间戳戳,感受紧致皮肤让人迷醉的手感。他宠溺地牵牵嘴角,伸手揉了揉你的头顶,你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他揽着你的腰过马路,突如其来的刹车声成了你最后听到的东西。
你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你身边围了一堆医生和警察。你一把抓住一个,正要开口问,却听到那边什么人在说:“他把那女孩推开,自己直接被卷到车底下……”
你头一磕,碰到了什么,猛然惊醒。
历史老师依旧在讲台上喋喋不休,身边同学割麦子似的倒下一片。你看向窗外,太阳刚刚西斜,光芒耀眼。
你垂下目光,桌上日历上画了一颗心,和一个蛋糕。
你说,生日快乐。
窗外响起巨大的刹车的轰鸣声。

000
后来的几亿年,你再也没有遇见他。
这些年你一直在祈祷,祈祷你此生,或是永生,再也不要遇到他。
但你知道,无论你怎样躲避,他都会在他的每一段人生,你的每一个世界,找到你,爱上你。而结局,也只有一个。
你突然那么恨,恨透了自己能够无数次提前预知自己爱人的死亡,却无法改变分毫。
于是你闭上眼,把自己的意识埋藏起来。你做了一个亘古的梦。

梦里,冰冷的长河横亘在你眼前,所有已经流逝的那些岁月,都一闪一闪地重现。
四周没有风,也没有霜。只有广袤的黑色土壤,和立在河边的你。
浅蓝色的记忆散布在长河的每一个角落,莹莹的光影后,缭乱着璀璨的光辉岁月。
那里全是他。
河的各处,每一个他都站了起来,眸光深深,微笑着冲你张开双臂。
你毫不犹豫地走进河中,向每一个他走去。
你的衣角并没有被水打湿,脚步却明显迟缓下来,你停下,感受不知从何而来的压迫感,铺天盖地的重压让你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看到,浅蓝色的回忆竟都是其中的无数个片段,那些片段里,他都在笑着。笑着对你说话,笑着牵起你的手,笑着叫你起床对你说晚安,笑着亲吻你。
没有死亡,也没有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痛。
你突然感到充满了力量,胸腔里鼓动着走过去拥抱他的欲望。回忆的颜色悄然加深,变得更加明亮,你迈出了新的步伐。
你涉水而过,脚步越来越沉重,你却没有停下来。你的骨骼传来被摩擦的刺耳声响,皮肤表面浮现出一层异样的潮红。你咬牙前进,视觉几乎失去了作用,眼眶通红,视线内一片模糊。你感到了剧烈的痛。但在潜意识里,你知道他依然在面前,敞开怀抱,等待着你,看着你微笑。
于是你咬牙前进。
下一步,身体的某一部分开始消失,先是头发,到牙齿,最后是四肢。
你一直以为,自己是永远不会死的。而此刻,你头一次,无比真切地感觉到了,死亡。
无数个他在越来越深的蓝光中渐渐合为一体,叠成一个清晰到近乎真实的人影。
你扑到他身上的那一刻,你闭上眼。
——终于啊,你长长地叹气。亿万年,你终于梦见了自己的死亡。
那个光影叠成的人,他伸出手把你拉到怀里,与你紧紧相拥。

999.613
你醒来的时候,他正倚在床头低头看你。你睁开眼,随后便坠入那蓝色的眼眸中,那里还存着一抹绿色。
他已穿好西装,只是还未套上外套,白衬衣下胸肌的线条若隐若现。
门外已经停着等待他的商务车,今天是他作为州长的最后一天,他即将去致离职演说。
他来向你告别,却看到你在梦中紧锁的眉。他低下头问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
你蓦然想起,你曾做过一个亘古的梦。亿万年的过往,转瞬在脑海中掠过,而此刻的他,还是最初的他。
这个他,他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在十字路口因为低头吻你稍有停滞,没有迈出那一步,躲过了那辆呼啸而过的车。
这个他,他扛着枪上战场,奋战到最后一刻,被敌人的刺刀贯穿左胸,可他的心脏却少见地长在右边。
这个他,他在医院住了将近一年,多少次进入重症监护室又出来,终究痊愈。

而今,他西装革履地站在你面前,好好的,一如既往地朝你微笑。

320.
510.
730.
这么多年后,他终于不会再离开,没有死亡,也没有撕心裂肺的痛。
这个他,是最初的他,或是全新的他。
你终于不再做预言梦,他也不会再次离开你,以你死亡和被救赎的经历为代价。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你笑着回答他。
他却不依不挠:“什么样的梦?”
“大概是……开头很难过,却是个好结局。”
他笑了,欺身贴过来,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你的眼睛上。他在你的头顶开口,嗓音像一朵温暖的云笼在头顶发间。
“那就好。”
你的眼神落在床头柜上,上面的日历分明地翻着6月13日。
你伸手抱住他的腰,抬起头寻他的唇。
“生日快乐。”你深吸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睛,与他鼻息可闻,“我爱你。”

END

评论
热度(15)
©昙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