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皞

CRIMINAL MINDS 好吃叔中心 AllReid
HP 斯内普中心 LMSS ADHP
MERLIN 亚梅
漫威MCU 锤基 Loki中心
全职 喻黄 韩文清 王杰希 叶修
Tom Hiddleston
“你就是懒”
“无悔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劳驾请勿转载文章

【百日梅林】Day8

Day8

Gun N’ Roses

佣兵paro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写这种画风……写到最后还是言情风

第一个念头是想写一个史诗般的接吻

反正也没写出来
暴露了我热爱摇滚的本性
以后还会有LP夜愿之类的…吧


“M17,快走!”
耳机里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分明嘶吼过度,声带是可以分辨的残破不堪。
M17几乎无法从耳机中分辨出与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的声音,但还是根据他每句话最末语调独特的降抑调认出那个人。
毕竟是那个人。
“A21,那你怎么办?”
M17一边悄然无声地开始撤退,一边压低了声音问对方。比起他来说,M17已经算是处于后方,能全身而退尚且靠的是一分侥幸,A21处于敌我交火的最前沿,显然比他凶险得多。
“我有撤退的方法,你先回去,我们在联络屋汇合。”
“收到。”
M17低声说完,几个小兵隐藏在灌木丛后,并没有发现他,梅林举起装了消音器的枪,悄声无息地杀掉那些人——他以前从不主动杀人,但现在,任何一点多余的战斗力都可能对自己的搭档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他别无选择。
做这些的时候,他主动切断了联系。在敌后作战,头顶就是敌人的雷达在不断扫荡,万一通讯器被发现,藏身之地立刻暴露不说,所承受的后果也是无法想象的。

梅林和亚瑟是一对搭档。
联盟里对搭档有着极为严苛的规则,其中就包括,如果其中一人已经返回安全区,另一人未能脱身,他不允许被营救,因为这样也许会使整个联盟暴露。
因此联盟中的搭档,虽说是能够把身家性命托付给对方的,但很多在感情上并没有那么亲密。
而亚瑟和梅林,他们不是那种一见如故的打开方式,他们在一起,磕磕绊绊地经历了多少次斗嘴吵架,后来终于在一次几乎全军覆没的行动中,以生离死别的代价换来了他们永远不放开对方的双手。
他们成为了联盟里最默契的一对搭档。
他们的代号用的是名字的首字母,后面的数字也是执行任务的次数。亚瑟比梅林早一些开始执行任务,与他合作过的几个搭档,都死了。
渐渐地联盟有人开始传,跟亚瑟合作过的人都活不长,是因为亚瑟为了自己活命把搭档推到前面送死。
后来换了梅林,渐渐地,就没有人这么说了。

梅林回到安全屋,脱下被汗和雨浸湿的衣服,露出精瘦的身材。他有条不紊地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把擦拭过的酒精棉球收集起来用火烧掉,再给自己洗了个澡,掰开一块压缩饼干吃起来。
他开始等。
从暮色西沉等到明月高悬,再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等得有点神经过敏,任何一点风吹草动,房门发出的响声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吸引他条件反射地看向门外。
但是,亚瑟始终没有回来。
他有点着急,虽然他知道他没死——搭档间一方死亡另一方会立刻感受到,但他并不能感知到亚瑟是否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某一刻,他突然站起来往门外赶,冲出去打开门。
门外,亚瑟浑身浴血,身上的衣物早已不完整,腰间的布料隐约还在渗出血液。梅林痛得感同身受,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冲上去扶住亚瑟,感觉到他一瞬间把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
他把亚瑟带进屋,马不停蹄地帮他处理伤口,手脚麻利地把他的衣服剪下来,在血肉模糊的受伤处撒上药。
他没有犹豫,但看到亚瑟死死咬着牙关忍痛的时候,他突然就有些不忍。
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偏过头想了想,在亚瑟睁开眼困惑地看着他的时候,梅林的脸突然就在他面前放大。
随后,他的唇便被两瓣温润的触感含住了。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更难以忍受的痛苦他们都忍受过,包括直接从骨头里把弹片取出。这样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减轻痛觉而已。
梅林的舌头一边在亚瑟口中扫荡着,手却不停,干脆利落地找到弹孔,以极快的速度把子弹取出,再用止血棒止血。
这一连串的动作结束,他才从亚瑟怀中挣脱出来,“休息一下,能走了我们就回总部,让那里的医生给你处理。”
在器械匮乏的地方,他已经做到最好,却远远不够。
亚瑟惨淡地笑笑,点点头,闭上眼睛。
梅林就坐在他身边守着他。
过了一个小时,亚瑟睁开眼,“走吧。”
他们走出安全屋,离开那个简陋狭小的铁皮屋,屋外暮色苍茫,火烧云连片地在空中翻卷,金红色的光华柔和而温暖。亚瑟侧过头看梅林,那张表情永远温柔的脸被夕阳镀上一层面具,神色看不真切,唯有轮廓依然挺拔清晰。
但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他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想象出搭档会有的表情——高兴时嘴角微微上扬,难过时鼻子和眉毛都皱在一起,接吻时鼻息紧促,睫毛微微颤抖。
他如此了解他,因为他们是生死与共的搭档——但现在,他觉得他们之间不仅仅是这样。
他突然觉得,他脸上的面具,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冰冰的盔甲,而是一个身份的证明,和他一样,是温柔的。
于是他伸出手拉住梅林的手臂,把他拉得停下来,梅林带着疑问的目光回过头。
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觉得,这样的梅林,让人特别想吻他。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在壮丽辽阔的火烧云下,他做了这个他们已经重复过无数次的事,却从没有哪一次让他的心脏这般跳动。
他们脚踏广袤的黑土平原,地面寸草未生,视线可及之处遥遥延伸到地平线尽头,苍茫的暮色沉沉地压在心上,却远不及他们唇齿交缠间轰鸣的心跳声。
他们身后挂着冰冷的枪,靴子和手腕处还藏着匕首,但他们早已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一生注定刀尖上舔血的命运,他们相拥在一起,为自己紧绷的神经找一个稍微放松的庇护所。
只有这样的景致,才配得上两个为对方一往无前的人。
良久唇分,梅林深深看进亚瑟的眸,良久无言。最后还是亚瑟先开口,他先在梅林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触了一下。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他说。
“我也一样。”
梅林回应,声音满满的都是坚定。
他们手牵着手,背着夕阳,走到地平线的远方。

评论(6)
热度(22)
©昙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