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皞

CRIMINAL MINDS 好吃叔中心 AllReid
HP 斯内普中心 LMSS ADHP
MERLIN 亚梅
漫威MCU 锤基 Loki中心
全职 喻黄 韩文清 王杰希 叶修
Tom Hiddleston
“你就是懒”
“无悔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劳驾请勿转载文章

【百日亚梅】Day13

Day13

一场漫长的暗恋,不过是喜欢一个人。

昨天的都是亲身经历,今天的全是脑补YY.

说好的亚瑟视角。

最近偏爱圣经。

 

“世间万物皆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悲恸有时,跳舞有时。”

 

 

亚瑟从小就是耀眼的。他优秀、聪明、头脑灵活,他也友善、真诚,是女生眼中很完美的王子型,带着明媚的笑容的那种。

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心事,人生的每一天都过得平坦顺利,偶尔的烦恼也不过是打球的时候偶尔输给了什么人,他会懊恼好一会儿,然后在下一次比赛中赢回来。

他的父亲据说也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物,但事实上学校里并没有那么多人会在意这点,与那些仗着父辈的权势招摇过市的公子哥相比,亚瑟的一切几乎都由自己的努力而来。他在球场和校运会上驰骋的时候,在辩论会和演讲比赛上侃侃而谈的时候,在考试中名列前茅的时候,没有人会说,这是他父亲的功劳。

亚瑟是他父亲的骄傲。这个事实也是亚瑟的骄傲。

亚瑟听说过梅林这个人是很早以前,早到他并不是很记得清了。

印象里他一早就知道有一个什么人喜欢他,但也并不知道是何许人也,也许是因为过于优秀,鲜少有女生有这个自信站在他身边,身边好友反倒都收到了许多表白信,唯独他似乎显得无人问津。

其实也不全是,只是给他递表白信的女生都是全年级最优秀的,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记住梅林的名字,是他一次跟朋友聚餐,朋友带了他自己的一个朋友参加,他并不介意,反正也是图个热闹,就这么默许了,那个纤瘦而寡言的男孩子被拉到亚瑟面前,“亚瑟,这是梅林。”他的朋友这么介绍道。

他点了点头,随意看了那个叫梅林的男孩一眼,心里还有点奇怪,年级里居然还有他从来不认识的人。

这得是个多安静的人啊。他想。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梅林突然就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他面前。打饭的时候,他总是能在走出队伍时看到排在他后面,与他隔了几个人的梅林;有时他会在水房门口看见和朋友一起路过的梅林;每天下午他在操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梅林总是在那时恰好经过。而更多的时候,他站在聚光灯下,被明亮到有些刺目的光笼成一个发光体,若是他看向台下,总能找到一个微笑着卖力鼓掌的人,那个人的目光——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总是流连在他身上。

他突然开始注意这个瘦弱的男生,他们的目光偶尔也会在空气中相碰,通常梅林都会很快错开,但偶尔,他也会回以深深的凝视,这时候反倒是亚瑟会有些局促地把目光移开。

他渐渐地开始在各种活动中找到梅林的身影,一点都不起眼地藏在人堆里,上台发言紧张得像是要了他半条命,磕磕巴巴地似乎连舌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工作了,但就算这样他依旧能看出那个不够优秀的人在一点点进步。

“这家伙,图什么呢?”他有点奇怪,但并不打算忽视梅林的努力,他渐渐也把他当做一个能够分担任务的人,偶尔使唤他去印些文件,或者送送资料,通知一下活动时间之类的活。

亚瑟很骄傲,但他不傻,本质上还是一个有些神经大条的男孩子。但就算这样,他也渐渐意识到了什么,他知道梅林会跟熟识他的同学打听他的消息,比如某场比赛他会不会去;他知道梅林会看他的每一场篮球赛,站在场边,不欢呼,只是在他进球的时候默默笑得开心。他也知道其他不是他组织的活动梅林从不参加。他渐渐能确定,如果不是他太自恋的话,那么梅林的注视、掌声和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他。

他仔细地想了想,接受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困难。但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很早以前就默认了这个事实,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努力和坚持?

他突然间有些迷茫了。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对梅林的那些微小的关注和在意算是什么,似乎称不上喜欢,却也不讨厌他们彼此心知肚明的梅林的那份心意。

那天晚上他回宿舍的时候正巧碰上梅林和他的同伴。夜晚的风有点凉,他看见梅林没有穿外套,灌风短袖和细瘦的胳膊显得格外单薄。梅林和朋友共用一把伞,遮挡细细的雨。他反而没有带伞,心里无端生出“狂风暴雨我亦不惧,何畏这细雨如丝”的中二的狂妄来。他莫名地享受这种氛围,故意把脚步放慢,不出意料地用余光扫到梅林同样放慢了脚步。

他们在凉风和细雨里走过,各自和同伴交谈着,夜晚很静,他们的声音在空气中飘散,他的心也很静。

在拐弯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梅林离开的背影,却正好撞上了他的眼神。

里面盛满了他所能想象到最美的温柔。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言语有时,静默有时。”

 

“诶,那个叫梅林的,他好像喜欢你好多年了。”

“是吗。”亚瑟轻声回应朋友的话,抿了抿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亚瑟的确不知道他对梅林的细小的关注和在意算什么,但他却分明地知道一点——若是他对梅林几近卑微的接近毫无心动,他断然不会关注到永远隐藏在舞台下数百观众中属于梅林的眼神;若是他真如表面般古井无波,他必定压根不会意识到梅林对他细水长流却不起波澜的感情。

那么——犹豫和磨蹭这两个词从来不在他的字典里。

于是在某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亚瑟在梅林路过水房的时候叫住了他。

“你去帮我打印一份文件。”他下达了指令,梅林点头,认真记下他说的话。

“还有,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他轻轻说出这句。

梅林狠狠一怔,随即露出了极其灿烂的笑,笑得——恕他直言,亚瑟在心里默默道歉——有点丑。但是那么久以来,亚瑟从来没见过他笑得这么高兴。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正如那日的春光般,缤纷而明亮。

 

“花开有时,凋零有时。”

——情动亦有时。

 

没写出想要的感情……果然只擅长暗恋不擅长谈恋爱啊。

评论(5)
热度(22)
©昙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