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皞

CRIMINAL MINDS 好吃叔中心 AllReid
HP 斯内普中心 LMSS ADHP
MERLIN 亚梅
漫威MCU 锤基 Loki中心
全职 喻黄 韩文清 王杰希 叶修
Tom Hiddleston
“你就是懒”
“无悔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劳驾请勿转载文章

【百日亚梅】Day14

Day14

好久没写……最近忙得四脚朝天。

————————
一千年后。

“梅林!”
亚瑟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从柜子里找出落了尘的西装,手忙脚乱地换上,扣错了扣子,系歪了领带。
梅林听见亚瑟的叫声,放下手里的锅铲,关掉火,匆匆来到房间,第一眼就看到一片狼藉的柜子和床,还有那个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男人。
“没有了我你是不是永远不会穿衣服?”梅林照常抱怨着,上前把他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再依次扣上,把他的领带拆下来叠平整再帮他打好,最后帮他扯了扯衣角,重新翻过领子。
做完这一切,他才抬起头,一个温柔的吻印在他的唇角。亚瑟正用那双如阳光般清澈温暖的眼睛注视着他,他牵起一边嘴角笑,回答梅林方才的问题,“是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那为什么你的语气听起来那么自豪?”梅林无奈地叹了口气。
“反正我有你在,会不会又怎样。”亚瑟把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拍了拍梅林的肩。“你该去做早餐了,亲爱的,吃完我们就出发。”
梅林难得没有反驳地走出去,脚步把自己带到厨房的时候还在想着亚瑟的那句话,心里有点暖。

————————
一千年前。

“亚瑟……”
浑身血污的亚瑟躺在梅林怀里,脸色苍白,金发被汗水和雨水打湿,服帖地呆在额头上。
他已经昏迷三天了。
梅林尝试用各种方式帮他止血,可——那是龙息铸的剑啊,任何方法都不能使伤口愈合。
梅林已经不记得自己这三天里哭过多少次,也不记得他多少次在雨中用魔法的火焰烤干他的衣服,为他取暖。
其实他心里清楚,这可能就是最后了。
剑栏一战,永恒之王终将陨落。
无论他尝试什么办法想要改变,命运依旧向着既定的轨迹一步一步走过去。
亚瑟始终没有醒来,梅林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脉搏渐渐消失,指尖下的身躯不再温热。
他颤抖着,哭泣着,低下头,在怀中人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他想起三天前亚瑟拼尽全力不让自己昏过去,伤口痛得生理性颤抖,一直在发烧。为了让亚瑟清醒些,梅林跟他说了好多好多话。
他听见亚瑟第一次跟他说了对不起。
还有谢谢。
他向亚瑟坦白了一切。他告诉亚瑟他会魔法,他告诉亚瑟他和龙的故事,他告诉 亚瑟他是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师,他告诉亚瑟他曾经无数次救了他的命为他冒着生命危险,他告诉亚瑟就算如此他都从未后悔那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遇见彼此,他告诉亚瑟,他认为他是永恒的王,也是他心里唯一的王。
但他唯一没说的一句,他唯一觉得到死都不应该说的那一句。那句话只有三个字。
“我爱你。”
直到亚瑟在他的怀里停止呼吸,他低头吻了他。
我爱你。

————————
两个人在餐桌前面对面吃饭,梅林做的早餐在一千年后早已不再是那些虽然美味但卖相实在糟糕的糊状食物,煎蛋和烤面包摆在碟子里,一如既往地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亚瑟把面包切成小块,把煎蛋放在上面插起来送进嘴里。他做这些的时候看起来有点严肃,一边嚼着食物一边伸手扯领带的结,似乎觉得这个结阻止了自己咽下食物。
梅林坐在对面看着亚瑟,这个男人吃早餐的样子他已经看了好多年,当然中间有一千年的间隔,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当每次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时候,亚瑟吃早餐的动作就会特别认真,可能是战争年代留下来的习惯,那时候每一顿早餐都有可能是最后一顿饭,所以总是吃得特别珍惜。梅林记得,上一次他这么吃早餐,是他要迎娶桂妮薇尔的那天。
终于,亚瑟吃掉了最后一块面包,他擦擦嘴站起来,把手递给等在他面前的黑发男人。
“准备好了吗,梅林?”
此时梅林早已换上了西装,他把手交给对面的金发男人,拿起外套站起身。
“一千年前就准备好了,亚瑟。”

————————
梅林把亚瑟葬在阿瓦隆湖,那里住着他最美好的初恋,而现在,那里住着他全部的过往和深情。
他看着那艘船开到湖心然后缓缓沉默,他没有再回头地离开,脚步越来越坚定。
他把巨龙告诉他的话在心里重复,他明白自己应该在漫长而年轻的生命中做什么了。“他是永恒之王,一千年后,他一定会回来。”
不就是一千年吗。
等就是了。
然后就是一千年的孤独和漫长。
他一直以老年的模样示人,亚瑟死了,再也没有人能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的眼睛很熟悉,我一定在哪里见过。
他每天毫无目的地游荡着,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悲时大叫,乐时——不,他没有快乐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过是一直一直等下去,但过程究竟有多难,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
多少次他希望自己睡着了,就再也不会醒来。
后来他目睹了马变成马车,马车再变成汽车,他也目睹了一座座高楼平地而起,目睹了曾经的剑栏如今一片荒凉,他依然是那个衣着破烂的老头,白发和胡须纠缠在一起,苍蓝色的眼睛里有无尽的温柔和悲伤。

————————
梅林和亚瑟坐上车,期间又费了些波折,亚瑟忘记了刮胡子,急急忙忙折回去,差点刮伤了脸。不管怎么说,最后他们总算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座小小的教堂,雪白色的,有着尖尖的房顶。
没有观众,没有亲属,没有盛大的宴席,没有众星捧月。
这些都不再有了,一千年后,他们只有彼此。
一个神父模样的人走出来,引着两个手牵着手的人走向神坛。
梅林的手被亚瑟紧紧握着,亚瑟的指节有点硬,握起来很有力。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一个游荡了一千年的孤魂终于有了归所。
他突然涌上一阵困意,是久违的、闭上眼睛后仍然期待第二天朝阳的困意。
“亚瑟·潘德拉贡,你是否愿意与梅林·安布罗休斯结为夫妻,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就像爱自己一样?无论他生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有,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
“梅林·安布罗休斯,你是否愿意与亚瑟·潘德拉贡结为夫妻,爱他,尊重他,保护他,就像爱自己一样?无论他生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有,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爱他胜过爱自己。”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亚瑟觉得整个世界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只有他的心跳充斥在天地之间,全世界似乎只剩了两个人。
“现在我宣布,你们结为终生伴侣。”
梅林的笑意刚蔓延在嘴角,亚瑟的吻已经落了下来,羽毛般轻轻拂过睫毛,掠过眼睛,流连到嘴唇。
“一千年前我说过我爱你了。现在到你了。”一吻毕,梅林耳根通红地开口。
亚瑟笑了,笑得温柔,他们所走过的所有的光阴都因为这个笑而熠熠发光。
“我爱你。”他说。

————————
一千年后,亚瑟回来了。
那天晚上梅林做了个梦,梦见亚瑟站在他的身边,好玩地揪着他的胡子。
“我就说你的眼睛很眼熟,梅林,果然是你。”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在梅林心中惊起滔天巨浪,但梦境太过美好,他竟不愿意把眼睛睁开。
“喂,别以为你老了我就认不出你。”
肩膀被前后摇晃。
走开,我要在梦里见亚瑟。梅林皱眉,心里想。
“再不起来我亲你了?”还在晃,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晃散了。为了维护自己的贞洁,梅林抱着美梦被惊扰的起床气睁开眼睛。
“亚瑟。”他毫不惊讶地说,“你这家伙还知道回来?”
“怎么可以这么跟你的国王讲话?”亚瑟嫌弃地撇撇嘴,有些诧异地看到那张不再年轻的脸上突然纵横地布满了泪水。
“梅林?哭什么,我回来了。”
亚瑟显得有些踌躇,犹豫着是否应该安慰这个他不再熟悉的人。
“别哭了,你这个老傻子。”亚瑟终是上前一步,把那个哭得像个孩子的白发老人抱在怀里。

————————
“一千年前我死的时候,你跟我说了什么?”亚瑟牵着梅林的手,冷不丁问了一句。
“啊?说了很多啊,我会魔法,我是御龙者……”梅林开始掰着手指,把他们的过往一件一件数给亚瑟听。
“不是这些,最后一个。”亚瑟认认真真地听完这一大堆事情,却摇了摇头。
“嗯……那只剩一件了。”梅林低下头轻轻笑了。
“我爱你啊。”
说这句话的是亚瑟。
“嗯,我爱你。”梅林顺口回答,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明明知道嘛!”
“我当然知道。”亚瑟特别自豪地抬起下巴,“我一千年前就知道。”

“他们终将相遇在时间的长河里,在那里他们告诉对方,我对你相思成疾。”

我爱你。

评论(6)
热度(35)
©昙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