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皞

CRIMINAL MINDS 好吃叔中心 AllReid
HP 斯内普中心 LMSS ADHP
MERLIN 亚梅
漫威MCU 锤基 Loki中心
全职 喻黄 韩文清 王杰希 叶修
Tom Hiddleston
“你就是懒”
“无悔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劳驾请勿转载文章

【百日亚梅】Day15

Day15

久违的……
致敬我的摇滚初心Linkin Park. 


Iridescent

酒吧的霓虹灯悠悠地晃着,却没有灯红酒绿,色调出奇地单一,驻唱歌手在慢慢地唱一首民谣。
更像是一个清吧,四座零零星星地坐了人,小声地和同伴交谈着,没有人喧闹,没有鼓声,没有狂欢,有的只是抱着吉他唱歌的人歌声清澈而悠扬。
一曲毕,歌者熟练地翻找下一首歌的乐谱,习惯性低下头拨了拨弦。
台下传来掌声。
台上的人诧异地抬起头,费了点功夫才找到一个角落的座位上有人在鼓掌。那人正好隐在一片阴影里,看不清眉目,他却仿佛能感受到那束目光。于是他朝那边笑笑,也不知道那么远的距离,这个笑能不能被看到。
转眼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也到了他下班的时候。他收好自己的吉他,把乐谱一并塞进那个黑乎乎的吉他包里,走出门的时候目光不经意落在刚刚那个角落。
那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桌上一杯剩了浅浅一口的酒。
他眼前一下子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形象,金发,面庞挺拔,眼神温柔。
想什么呢。他甩甩头,走出了酒吧。
第二天,第三天,这个男人每天都坐在那个位置上,没有带伴侣,只是坐在那里,点一杯酒,每次都剩下一口。他在每首歌的结尾送上掌声,面孔隐在阴影里,在最后一首歌响起的时候离开。
他的好奇心日渐增长,男人一连坐了七天,他终于坐不住了。他在唱最后一首歌之前来到那个男人的座位旁,他弯下腰问,“先生,我是酒吧驻唱梅林,介意我请你喝一杯酒吗?”
男人抬起头,他的脸终于显现在灯光下,金发,面庞挺拔,眼神温柔。
“应该让我请你喝一杯才对。”他开口,声音低沉,句子末尾的声线略微沙哑。他站起身,身出手,“我叫亚瑟,亚瑟·潘德拉贡。”
在随后的交谈中,梅林了解到这个人是一个小型摇滚乐队的主唱兼队长,在当地小有名气,几乎已经脱离了依靠酒吧分红的生存模式,正式出道的呼声很高,相当有潜力。梅林也是略有耳闻,只是因为并不涉猎这一方面而比较陌生。
“其实就算你今天没有过来找我,我也会留下来等你唱完。”亚瑟笑着说,眼睛眯了起来,露出小巧的虎牙,话音间带了些许揶揄,
梅林感到耳朵有点烫,腹诽自己的心急,但还是定定神,把话题转回正事上。
“为什么找我?”
“你的声音很好听。我的乐队主唱的父亲生病了而退出了,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梅林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是民谣歌手欸,怎么能加入摇滚乐队?”
“我以前,是唱爵士的。”亚瑟缓缓说,用上了回忆的语气,“后来,前任主唱也是这样找到我,劝我加入,因为他不得不离开,我之所以同意是因为他跟我父亲有过亲密的交往。”
梅林点了点头,头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看起来就像一个唱爵士的人。”
“开始我甚至表现的很抵触,后来我渐渐体会到,摇滚只是音乐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我看得出,你是因为喜欢音乐才在这里驻场的对不对?”亚瑟说,“而且我们乐队并不是重金属,偏向英伦摇滚,是相对温柔很多的类型,我想你应该不会特别不习惯。”
亚瑟注视着梅林的眼睛,突然心就有点乱,那双苍蓝色的眼睛,里面像是有温柔的涛声。
他突然认定梅林所唱的是自己心里的波涛。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来听听我们唱歌。”亚瑟站起身,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抽了一张纸巾擦嘴,又拿了另一张在上面写下一串地址和数字,“下周日我们有一个小型的演出,这是地址和我的电话。”
说罢亚瑟站起身,习惯性理了理衣摆,是准备离开的样子。梅林也站起身,亚瑟礼貌地告辞,却在迈步前展开了一个过于灿烂的笑。
梅林怔了怔,目送亚瑟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夜色里,拿起那张纸巾,看着上面圆珠笔墨迹端正地写了一串数字和一个酒吧的名字。
“Iridescent”.
彩虹光芒。
当天晚上梅林跟同事换了班,准时准点地来到目的地,酒吧里面当然已经坐满了人,他在后排寻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就这么坐下,安安静静地等。
演出很快开始,纵使乐队的其他成员都十分优秀,梅林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亚瑟身上。
他早就知道这必定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
今夜亚瑟穿了一件红色的皮衣,带着金黄的柳丁,本身浮夸而张扬的服饰到了他身上却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显得赏心悦目的般配,加之亚瑟本身就是一个能够调动气氛的歌手,鼓点和电吉他的配合带来一个个高潮,台下尖叫连连。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乐队,从编曲到作词都透出一个新生乐队的朝气蓬勃,却又由于主唱相对成熟的风格带了几分浅斟低唱的魅力。
梅林有些心动了。但此时他清晰地意识到,更让他心动的,是舞台上那个男人。
但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
亚瑟的高音清亮高昂,低声吟唱的时候嗓音却有一点沙哑,透过麦克风传过来时仿佛变成了暗涌的电流。
一曲终了,梅林站起身来用力地鼓掌,就像亚瑟曾经做过的一样。
然后在不期遇间,亚瑟回过了头,就这么在人头攒攒中把目光投向了他。他们对视了好久,又或许没多久,但那一瞬间他分明觉得时间放慢了。
随后亚瑟给了他一个笑。像那天晚上他告辞前的笑一样,显得过于灿烂,过于耀眼。
却那么美。

一年后,以亚瑟和梅林为首的摇滚乐队以一首新歌“Iridescent”在各大榜单上大放异彩,编曲把民谣特有的风格糅合到摇滚精神中,突然让人感到了喧嚣鼓点下不为人知的温柔。专辑封面上背靠背的两个年轻人心中燃着两朵火红的玫瑰,花瓣片片化作焰火。
采访上,他们讲述了乐队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梅林提到了亚瑟的招揽,亚瑟也说梅林的加入是整个乐队的幸运,同样提到新歌的歌名“Iridescent”正是他们结盟的酒吧的名字,也意味着他们的未来如彩虹般绚丽美好。
但他们唯独没有说出来的那一段往事,在心里被一遍一遍镌刻得清晰。
那天晚上,亚瑟带领他的乐队谢幕后,梅林朝着跟队员拥抱的男人走去。
“今晚,很精彩。”他笑着冲亚瑟说。
“当然还有改善的地方,不过谢谢。那么,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吗?”亚瑟眼角有收敛不住的笑意。
“当然。但我还有一个条件。”向来朴实真诚的梅林竟然开口提起了条件,了解他的人显然都会大跌眼镜。
“你说?”亚瑟神色渐渐认真了起来。
“除了乐队队员,我还从你这里想要另一个身份。”
“那么,男朋友怎么样?”亚瑟不假思索地说,倾身吻了吻眼前人的唇。
现在轮到梅林诧异了。
“你所知道的是我在台下看了你七天,其实我已经在那个酒吧默默喜欢了你一年了,况且你的民谣很棒,我也希望我的乐队能加入新的元素。”亚瑟露出了微笑,“你的每一个笑我都能看到。那么,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梅林没有说话,却以一个吻作为回答。
从采访的通道走出来的时候,他们悄悄牵住了手。

评论(4)
热度(17)
©昙皞 | Powered by LOFTER